湖州银行因虚增贷款被处罚 中间业务连亏三年转型之路何在?

湖州银行因虚增贷款被处罚 中间业务连亏三年转型之路何在?

建行个人贷款admin2020-07-18 2:20:5381A+A-

  6月2日,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政府与湖州银行签定战略合作协议,未来五年内,湖州银行将在南浔再投放信贷资金60亿元,力争到2024年向南浔区域信贷总投放余额达100亿元,达到2019年该行712亿元总资产规模的14%。

  当然凡事有利也有弊。“湖州银行在非标投资上配置了较大规模的信托计划和资管计划,投资标的以该行授信客户为主,最终投向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,集中度较高,信用风险管理压力加大。”评级机构新世纪在评级报告的风险提示中指出。

  实际上,地域特色十足的湖州银行,其规模较大的非标投资并没有改变中间业务亏损“三连冠”的囧境。

  所谓非标业务,是指金融市场中投向于非标准化资产的业务,如信托收益权、资管收益权等,通常这类业务被归纳于中间业务范畴。数据显示,去年一季度末,湖州银行非标及其他投资金额达到51.78亿元,占资金业务结构比例为24.16%

  据银行业人士介绍,投资“非标”业务可绕开银行或债券审批部门,既可为银行带来更高收益,也可使银行在做大“非标”资产规模的同时,不用考虑存贷比的限制,一度在银行中盛行。

  “非标投资业务向来就是城商行的主战场。”上述银行业人士表示,“像湖州银行这类城商行‘生于斯,长于斯’,为当地政府平台融资有着天然的优势。”

  据年报审计报告,截至2019年末,湖州银行总资产为712.05亿元,全年实现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分别为17.46亿元、7.57亿元。其中,净利润的主要来源于利息净收入。

  以去年为例,实现营业收入17.462亿元,利息净收入则达17.644亿元,占营业收入的比重高达101.05%,而这一占比在2017、2018年两年间均超过100%,分别为103.66%和103.67%。

  随着利率市场化进程的加快推进以及银行业竞争的不断加剧,人民币存贷款利率受市场影响的程度将逐步加大,利差逐步缩窄;同时,商业银行之间的竞争加剧,揽存压力增大,从而增加银行成本和收益的不确定性。

  “本行的经营业绩与众多商业银行一样,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净利息收入,因此如果市场利率出现不利变动或存贷款利差进一步缩窄,则将对本行盈利能力和经营业绩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。”湖州银行表示。

  实际上,在当前金融脱媒的大趋势下,中间业务亦成为银行业传统业务转型创新的突破口之一。不过,湖州银行在这一业务创新上总是“掉队”,其中间业务实现亏损“三连冠”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末,该行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-1.52亿元,较上年末下降近52%。拉长时间来看,2016年至2019年,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为241万元、-0.71亿元、-1亿元以及-1.52亿元,已经持续3年亏损。

  对此,湖州银行方面表示,“手续费及佣金支出,主要包括网贷业务、结算类业务和银行卡业务等支付的相关费用。2016年底,本行开始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,该业务的平台服务费系根据贷款规模按比例收取。”

  “随着合作互联网贷款业务规模的逐步增长,本行支付给各合作平台的手续费也相应增长。”湖州银行还表示,“同时,自2019年4月1日起本行对客户电子渠道的业务手续费进行了全部减免,减少了中间业务收入。”

  年报显示,湖州银行与网贷业务相关的个人消费贷款余额为60.5亿,较上一年的46.25亿,增加14.25亿元,同比增长30.81%。

  也就是说,银行业视为转型创新的中间业务,被湖州银行用于扩大网贷规模,虽然获得更多利息收入也付出了“代价”——向网络平台支付获客成本。对此,湖州银行解释称,“中间业务净收入为负值对本行经营无实质性影响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当前经济下行和息差普遍收窄的情况下,依靠传统存贷款业务实现快速增长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,提升中间业务收入是每家银行优化业务结构的必经之路。

  “如果一家银行的利息收入与中间业务收入的结构不合理,过于单一化,在息差进一步下行或者市场出现大幅波动下,未来的经营业绩或会受到一定影响。”上述银行业人士表示,“网贷虽然可以在一定程上弥补息差的下行,但是网贷的违约风险也是不可小视。”

  以湖州银行为例,超50亿元的非标投资规模,中间业务却连续亏损三年,在让人费解的同时,折射出了中小银行创新业务转型的压力。

  在高息揽储受限、同业竞争激烈的环境下,中小银行的经营压力加大。如何突破经营困境、增加中间业务收入亦成为中小银行面临的难题。

  同样,也是湖州银行本次上市核审中需要关注的重点,因为以中间业务为代表的创新业务,将是未来银行业利润可持续增长的动力。

  据招股书,2017年至2019年,湖州银行总资产分别为444.13亿元、520.26亿元和712亿元,相比浙江同省其他两家上市城商行宁波银行(12397.19亿元)、杭州银行(9806.28亿元),规模较小。不过,湖州银行也有自己“强项”——放贷和垫款。

  对应2017~2019年,净利息收入占营收的比重连续三年超出100%,分别为103.66%、103.67%和101.05%。分项数据显示,贷款和垫款是湖州银行净利息收入的主要来源。这就难免不在放贷中犯错误。

  2019 年 8 月 19 日,中国银保监会湖州监管分局出具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(湖银保监罚决字〔2019〕3 号),对本行虚增存贷款的行为处以罚款人民币 55 万元;对本行贷后检查不尽职,部分信贷资金被挪用的行为处以罚款人民币 40 万元;对本行同业投资未严格比照自营贷款管理的行为,处以罚款 40 万元。综上,合并处以罚款 135 万元。

  有意思的是,上述数百万元的处罚事实,又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成功“反转”。据招股书,2019 年 11 月 12 日,湖州银保监局出具《证明》,确认本行前述行为不属于重大违法行为,所涉情节非严重情节。

  “近年来商业银行因虚增贷款行为被处罚的情况是比较多的,考虑到一些银行要上市的特殊情况,监管机构通常会按惯例将这一处罚出具情节较轻的背书。”上述银行业人士解释称。

  同时,监管机构也为湖州银行操碎了心——一个简单的统计报表总是出现不应该的差错,甚至整改后依然还出错。2018年10月9日,湖州银监局出具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(湖银监罚决字〔2018〕6 号),对本行非现场监管统计报表数据多次差错,经责令整改后,再次出现错报的行为,处以罚款 20 万元。

  从监管机构的处罚内容看,应该不只是统计报表数据多次差错那么简单,若结合虚增贷款的处罚情况些许能窥探出点原由。

  从财务指标看,过去4年,湖州银行存贷规模保持快速增长及低水平不良贷款率,截至2019年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 0.58%。但在这些亮丽的数据背后,也折射出了湖州银行偏居一隅的隐忧。

  目前,湖州银行存贷业务规模八成以上都来自湖州地区。据年报,截至2019年,该行湖州地区分支机构发放贷款规模298.49亿元、占该行贷款总额比例的83.45%;湖州地区分支机构吸收存款规模451.79亿元,占该行存款总额比例的89.80%。

  “继续保持存贷款规模稳步增长。通过坚定不移调整资产负债结构,进一步加大下沉经营力度。”湖州银行表示,“深耕本土市场,扩大‘三基’客户群体,提升存贷款业务市场占比,筑牢长期、稳健发展的基础。”

  不过,湖州银行也担忧,“如果上述地区经济出现衰退或信用环境和经济结构出现明显恶化,可能会对公司的资产质量、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。”

  据招股书,截至2019年9月末,该行投向前五大行业的贷款占全部公司贷款的88.67%,前五大行业为制造业、租赁和商务服务业、批发和零售业、水利、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和建筑业,其占比分别为43.44%、14.65%、11.81%、11.60%和7.18%。

  其中,湖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前十大客户中,排名第一的“借款人A”则为房地产业,不良贷款金额为2435.9万元,占全部不良贷款的比例为12.45%,而前十大不良贷款总额占全部不良贷款的比例为42.41%。

  在招股书中湖州银行亦提醒,近年来我国宏观经济增速有所放缓,产业调控政策持续实施,导致部分制造业企业成本上升,经营效益下降,产品库存消化速度放缓,应收账款规模增长,进而影响企业现金流,甚至超过部分制造企业的风险承受能力,导致归还到期贷款困难。

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由程序自动采集于互联网,无人工干预,只作交流和学习使用,本站不储存任何资源内容,如有侵权请联系qq邮箱798244092@qq.com立刻删除,谢谢!

支持Ctrl+Enter提交

贷款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
Powered by 多多资源网 Themes by 多多资源网
联系我们| 关于我们| 留言建议| 网站管理